首页>> 历史小说>> 风流皇帝

第一三七回 绿龙帽

作者:小吟娃

听完张小宝的话后,我心头一惊。看起来尘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会有报应。换句话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当年我乐此不疲的为别人带着绿帽子,享受着自己胯下那樽唯美无暇的玉体。现如今,皇后也不负重望,实打实的为了带了一回绿龙帽。

吴二贵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纠结起来,但是张小宝这种小处男完全不知道这种被带绿帽的痛苦,他只顾玩弄穿云猪,不时的还捏几下猪耳朵。

我长叹一声,口中自言自语道:“谁他娘的这么大胆,连皇上的绿帽都敢带。”

张小宝在一旁,嘴中嘟哝着说道:“什么,皇上您有绿色的帽子?戴上去肯定很好看,什么时候能借我戴戴。”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拍了下他头上的奶罩,骂道:“奶奶个雄,戴你的奶罩吧。”说完,随即又转头对吴二贵说道:‘现在立刻回京,国事家事我要一起给办喽!”

吴二贵弄了几匹好马,我耳边呼呼生风了几日后,终于回到了我土生土长的京城。京城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依旧是那样的繁荣富强,偶尔会冒出一两个不要脸的官二代,嘴中怒喝着:我爸是宰相李撑船,谁敢动我。”

对于这种事情我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光靠治是治不好的,一定要用杀招,抄了他九族。只有用这种杀鸡儆猴的招数才能让其他人乖乖听话,从而巩固自己的皇权。

毕竟我一走便走了三年,吴二贵也苍老了许多,张小宝也换了打扮。所以皇宫门口的守卫一开始竟然不让我们几个进去。

但此时,张小宝的用处就被体现的一览无遗。只见他胸脯一抖,虎躯一震,昂首阔步的走向那个守卫。

守卫初见这人打扮怪异,整一个变态。哪有大老爷们将奶罩带在头上的,难不成将自己的头当成咪咪一样。所以守卫对张小宝很不尊敬,嘴中辱骂道:“哪来的搞基朋友?老子性取向很稳定,别来搞我。”

张小宝一听,不乐意了,说道:“我了个草,你也不看看你,要脸蛋没脸蛋,要枪杆没枪杆,老子会搞你?”

“哟呵,看你头上的奶罩挺软,没想到嘴巴还挺硬。”

“哟呵,现在就连皇宫守门的都这么牛叉了。认识这个不?”说罢,张小宝掏出了怀中的大将军令,在那个守卫的面前晃了几下。

“做工倒是不错,在哪家店里淘的,改天我也搞一个去。”守卫淡淡的说道。

“他娘的,这是将军令,这种高档货相信你也没见过。”

“我呸,就你这模样还敢称自己是将军。纵观古今,有哪个将军是头顶奶罩的吗?”

“臭小子敢侮辱本将军。”此时的张小宝怒上心头,猛的上去抬起脚,对着那个守卫一阵框框猛踹,而且还拼命往他*处踹。

“哎哟,哎哟。”守卫哀叫着,然后又大声叫道:“快来人呀,有人砸场子了。”

张小宝可管不了这么多,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继续踹那个守卫。

没多久,皇宫内的御林军听到呼救声后,便齐齐冲了出来。那阵势,很明显的体现了军队的强大以及草民的弱小。但御林军中带头的那个一直盯着我看,就像是暗恋我一样。

毕竟我是皇上,量他们几个也不敢怎么样对我。

“皇上。”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原来是那个御林军中带头的人。虽然我已经三年没有与皇宫内的大臣们有所交流,但是凭我这种人间难有的模样,他一眼就将我认出来。

所有御林军听到皇上这二字后,都不敢轻举妄动。而那个带头的则啪一下跪倒在地,嘴中说道:“皇上恕罪,奴才让皇上受惊了。”

我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我受惊不要紧,要是皇后受精,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说罢,我便昂首挺胸的往皇宫内走去。御林军很自觉的跪成了两排,当中留出一条路,让我能顺利的行走。

小宝还不忘再踹上那个守卫几脚,嘴中还骂道:“他奶奶的,叫你侮辱老子,还侮辱老子的奶罩。”

留下的是那个守卫一脸茫然的表情。

皇宫内一年四季都是那样的美,美的太假,让我觉得有些恶心。转眼间我醒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而我则是急忙换上龙袍。当太监将龙冠端过来的时候,被我无情的打飞了。他娘的老子现在还敢带帽子吗?冷不防带上去就是绿颜色的。

但是我回到宫中,换好衣服后,并没有上朝过问国事,而是直接奔向了皇后的寝宫。顺便去看看我那几个“亲生”的孩子。

皇后寝宫的门口,站立着两个宫女,都是一脸憔悴的模样,就像是彻夜未眠的样子。她们两个无奈的叹着气,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当她们看到我的时候,便齐齐跪了下来,口中说道:“皇上万岁。”

并不是说三年过去了,皇宫的奴才还记得我的模样。而是因为我身上穿着龙袍,她们便认定了我的身份。很多时候,人在什么样的场合,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就能决定他的身份。

我没有理会这两个宫女,只是脚步沉重的走进了皇后的寝宫。

刚一进门,我就听到了小孩子得啼哭生。

皇后则是在逗这个小孩子玩。当她看到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怔,继而又变得平静起来。

“几岁了?”我平静的问道。

“二岁了。”皇后平静的回答。

忽然间,又重旁边窜出了两个小孩子,刚学会走路的他们,走起路来很是难看。

“怎么?一共有三个孩子?”我又问。

“对,同一胎所生。”皇后又答。

我仔细看了下那三个孩子,这他娘的不是在坑人吗?虽然皇后口口声声说这三个孩子是同一胎所生,但是他们三个可一点也不相像。

稍大点那个,头发卷曲,深邃蓝眼,分明就是个西洋人,个头中等的,浑身上下尽数黑色,除了牙齿与眼白,几乎看不到其他白的地方,明显是非洲土着。

这第三个更加离谱,浑身毛茸茸,头上还顶着一根天线,这他娘的分明是长江七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