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博yabo开户小说>> 退散吧 灰姑娘

97完结番外

作者:顾楚

完结番外

【校园系列】

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大型会议。氛围一时肃穆紧张。

坐在正中间的人,巴黎纯手工限量版西装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形——完美的身材比例。依旧是那样微长的卷发,只是少了一份肆意不羁,多了一份精明稳重。那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目,透露出的是一如往常的锐利傲然。

在这种严肃的氛围下,一阵铃声突然响起。众人皆是一惊,谁敢在这种时候不关掉手机?

而坐在首座的男人,在听到铃声后,不顾正在进行的会议,极快的掏出手机。

不知电话那一端说了些什么,在听完后,他站起身,傲然的说道:“今天就到这里,散会。”说完优雅的迈步离开,只是那脚步怎么看都有些慌乱。

众人:boss,这可是年度总结大会!一年一次啊喂!

“听说boss那个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

“是什么人呀……”

……

一家高级私人医院里,东方浩极快的跑到病房,完全没有了平日里优雅高傲的形象。

——没有,床上是空的!

真的……醒了……

……

“来,张嘴……”东方浩笨拙的喂着床上的女子喝粥,不小心洒了些到她的下巴上,他拿起一边的毛巾轻柔的擦拭。床上的女孩子一时间轻轻笑起,温柔的眉眼引人沉醉的光华——即使失去了关于两人之间的记忆,她的一举一动依旧是他最爱的模样。

东方浩眼神一暗,直接俯□,霸道的噙住了刚刚还不知死活发笑的嘴唇,直吻得床上之人气喘吁吁才放开对方,然后爱怜的在对方唇角印下了一个吻。

女子本就陀红的双颊瞬间一路红到了耳根。

【古言系列】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多年下来,老堡主身子骨越发不好了。

我处理好了手边的事务,准备去盛京。因为,楚家堡在盛京的产业出了些问题,我得去看看——这是小姐的家,我要帮她守好。

……

我坐在盛京的茶楼里,不由得想到那年驾着马车载着小姐出游——好久远的记忆却清晰的仿如昨日。

……我摩挲着茶杯,听着隔壁说书。我不是好奇八卦之人,只是他的话让我有一种止不住的激动——魔教教主帝玄的教主夫人逃跑不成,又被带回去了……

教主夫人?

帝玄曾说过这一生,那个位置都只有一个人。

他不再醉生梦死,不再追逐幻影,那么,那个人,会是谁?

……小姐,是你吗?

我为自己的想法激动不已,再也顾不得许多,出了茶楼,直奔魔教……

小姐,你回来了吗?

我不顾一切的一路冲杀进去,然后,我看见了一个人——是小姐么?

即使面容不大相似,不过,那眉眼间安定人心的温柔,天下间除了小姐,还能有谁呢?

小姐……你真的回来了……真好!这一次,小一一定会保护好你!

……

街角

“我说过了,我不是什么教主夫人,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秀丽女子微微颦着眉说道。

身边面容艳丽的男子邪倚着墙角,唇角带笑,大红衣衫却显出一股内敛的霸气。

他突然霸道的将她扯入怀中,不顾对方的挣扎,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额角。“我们已经拜过堂,你就是我的夫人了,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他笑颜如花的说道,只是眼中却有一丝无奈的苦涩——小悦,为什么你还记得一切却偏偏忘记了我?

突然,一股大力将楚悦带了出来,然后一把剑抵住了帝玄——楚一黑着脸冷冷的看着他。

“你私自关押小姐,楚家堡已是不予计较,现在,最好离小姐远一点。”

“小悦在意你,本座才会对你手下留情,如若不然……”帝玄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

两人之间一时剑拔弩张。

“小一,我们走吧。”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楚一握剑的手上,温和的嗓音响起。楚一怔了怔,立时听话的收回了剑,带着楚悦走了。

帝玄看着两人离去没有出手,他知道若真的出手伤了楚一,只怕小悦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一年前在神医处遇见她时,便觉得那双眉眼除了那人,天下间还能有谁?直到她回复记忆,没想到——她竟然就是那人。

可偏偏,她不记得自己……

“小悦,你回来就好……以前是我错了,现在,我不逼你。不过,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帝玄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眯起双眼喃喃道。

【古穿系列】

古寺森森,悠扬的钟声响起,在林木深处荡开。

不记得时间到底过了有多久了,这里的生活清静到能让任何人都心如止水。

我以为,自己已经遗忘,可每每到午夜梦回时,总能戳破自己脆弱的谎言——那清晰的面容依旧让人痛彻心扉……

直到,我收到楚沐的信——小悦醒了……

我将开头四字反复看了千遍,仿佛我一眨眼它们就会不见。

什么六根清静?什么了断尘缘?……原来,这一切都抵不过心底最深处那个名字……

小悦,小悦……等我……

我快马加鞭赶到楚沐信上的地方时,却不由的停住了脚步——

身上是粗糙的麻衣,连日的赶路灰尘扑扑,头上是不到一寸的短发,下巴上还有青色的胡茬……

我静静地站在门外,内心却是翻江倒海的恐慌害怕……

这样可以吗?自己会不会变难看了?小悦会不会失望?……

原来我也有为容貌着急的一天么?我不由的有些自嘲。

犹豫半晌,最终我还是抵不过内心想要见她的愿望,一步步踏进了院子里……

——一身锦袍的俊秀男子,护着身边十三四岁的女孩小心的走着,“累不累?你才刚醒,身体还很弱,要不要歇一歇?”

“表哥,我不累。”女孩轻轻的摇了摇头,扬起了笑脸,一如多年前亲近依赖,这么多年的时光,她一点变化也无,仿佛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男子怔怔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将她轻轻的揽在了怀里——真好,你回来了……即使你爱的不是我;即使在你心里,我永远只是哥哥……只要你幸福就好……

——

楚怀空回到卧室时目光一凛,因为水晶棺中长年不坏的尸身不见了。

他黑沉沉的目光泛着幽森的光芒,——小悦,你还是学不乖呀……

【重生系列】

原来,管理一家大公司这么累。

我当初究竟是因为什么迷了心窍,才会为了这么一个死物而伤害悦悦?原来最美好的时光就是跟悦悦在一起的那几年……

如果你醒着,一定不愿意我这么累,对不对?

看着悦悦依旧红润的脸色,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悦悦……我真的错了……原来我一直都没弄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

袁骊珠回来后,第一件事一定是去那个房间。不过,这一次……众仆人只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随后就是风风火火冲出来的身影——“备车,去林家!”

没有,什么都没有……袁骊珠紧紧握着双拳——林墨宇,想要带走悦悦,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

“她脑神经受损,所以可能会丢掉一部分记忆,至于能不能找回来,就看以后……”

……

林家

“你是我的未婚夫?”床上的女子虽然声音冷淡,不过她的眸中满是纯净的疑惑……

坐在一边的男人,墨黑的双瞳里满是止不住的温柔爱意,他拂过她的脸颊,轻轻的将她脸侧凌乱的头发别到了耳后,温柔的道:“你先前神经受了些损伤,所以不记得了。不过,即使你想不起我们之间的事,也没关系,我爱着你就够了……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结婚。”

突然,外间响起阴沉的声音——“林墨宇!”

【乱世系列】

又是一年春天,寒冷的天气让我想到那年娘亲带着我一起卖包子的场景……

有多久了?原来还是没有忘记……

我拿起手中的奏折,是燕之言自请收回王权,并请求将娘亲的尸体带回西燕。

燕之言是目前唯一一个异姓王,还拥有自己的兵力。已经有很多人弹劾于他了……

他能自请收回兵力,倒省去了我诸多麻烦——我到底还是不想对他出手。只是,怎么突然想要带回娘亲的尸身?

——“皇上,燕王爷留下了兵符出城了,还……带走了……”

——“碰”

绝不可能……

娘亲,早就不是西燕国公主燕悦,她是我大楚的太后楚悦,是我楚珏唯一的娘亲……

我当即备马出宫,一路狂奔追了上去。

……

掀开马车车帘,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秀美女子吃惊又愧疚的眼神——娘亲……——

雅致的房间内,温文隽秀的男子看着书,在他的一边,秀美的女子躺在床上,百无聊奈的抱着盘葡萄摆弄……

这时又进来一人,女子眼睛立时亮了起来,“小珏……”

男子面容俊朗,着明黄服饰,燕之言放下书准备见礼,倒是被他拦住了。他走到楚悦床边坐下,好笑的道:“娘亲看见我这么高兴?”

旁边的燕之言看着女子亮晶晶的眼神道:“她是呆不住了,想要出去玩耍……”

“那可不成,你需要好好休养,乖乖在床上躺着……”楚珏尽量无视掉某人委屈的样子。

“今日过来的晚了些,是被缠的紧了?”燕之言转移话题的问道。

“不过是为了见她,我还能应付。”

“何必这么麻烦,每次打的一身伤,直接杀了岂不好?”燕之言淡淡的道。

秀美的女子听得一头雾水,听到这里,立时紧张担忧的看着楚珏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小珏,你在跟谁打架,还受伤了?”

“没事,我是皇帝,还有谁敢跟我打架;况且,我的功夫,只有揍得别人满身的伤……”楚珏笑着安抚道。——如果娘亲记起来了,知道杀了他会很伤心吧!

“真的没什么,一些朝堂的烦心事而已……”燕之言看楚悦望向自己,摸摸她的头,笑着道。

【女尊系列】

我放下手中的朱笔,看着批好的奏折。

当年,我回到北突,从母皇手中拿到了掌控暗部的令牌,然后快速的掌握了局面,整顿了朝政,并建立了明暗两皇的制度。

我扶植了还在襁褓中的小妹成为了北突的新皇——而我,就是北突的暗皇。

……

听说皇甫白静勤勉治国,帝后相谐……我听了很想笑,只有我知道,每个月有多少人潜进我的宫殿,想带走她。

我想起自己在司府中和小悦的谈话。当初,小悦的母亲怕楚家功高震主,所以让小悦一直以男儿身示人,没想到……竟然引得这么多人喜欢上了她。

我突然很想知道,皇甫白静若是知晓小悦真实性别后的表情,那一定很精彩!

——据皇甫王朝史书记载,一代英明君主皇甫白静在位十年,突然因疾而崩,一时间举国悲痛。也有人说,女皇其实没有死,只是带着心爱之人游山玩水去了。

……

北突皇宫

“吃一口……”灵动的女子躺着枕在男子腿上,手里还捧着点心。她一只手拿着一块递到对方嘴边笑着道。

“别闹……”正在看奏折的男子虽然这样说着,耳根却红了一片……最后在对方挑眉的动作下,就着对方的手红着脸吃下。

【网游系列】

我不记得有多久了……每晚都会有的那个梦让她的一切清晰的仿如昨日。

母亲多次逼我结婚,还好,我已经掌控了夏氏,所以,我不会被任何人逼迫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我要等着她……

直到郝歌消失了一个星期,我才知道——她醒了!

那一刻了,我欣喜若狂……小悦,你回来了,你听到了我的祈求对不对?……

可是,我却见不到她。

郝歌护的太过严实……还有对我有敌意的杨柳。他们联手将小悦保护了起来,不让我接近。

不过,只要小悦好好的……我总有办法的。

“小悦……”低低的呢喃声响起,一向如雕塑般俊美而冷漠的五官,那一刻笑如昙花……

……

躺在床中央的紫衣女子疑惑的看着床边的人,“喜欢我?可我不认识你呀……”她的声音渐渐消失,因为那个俊美的男子突然倾身环抱住了她,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那一瞬间孩子般的脆弱打断了她剩下的话语。

“不要说话,听我说……”他紧紧抱着她,不住的轻轻呢喃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良久,他才平复下颤抖,但依旧没有放开她。他将头深深的埋进她的颈窝,语气坚定又不容反驳,“……不要拒绝我……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

房间外,“这是国际着名脑科医生……”

“她不记得是好事……那部分记忆不要也罢。”郝歌打断杨柳的话淡淡的道。

杨柳一怔,随即一拍脑袋道:“对啊,这样她就不会记得那个混蛋了……”

郝歌淡淡的笑了,他转过身透过门缝看向房间里已经睡着的女子,阳光淡淡的洒在她的身上,美好而安静……

突然,“哐当”一声,郝歌踹开了门直接冲到床边,紧紧握住女子的手,双目紧张又害怕的看着她——女子迷迷糊糊的被吵醒,腾出另外一只手拍了过去,含糊道:“别吵……”然后又睡着了。

郝歌这才放下心来,看着她,眼里笑的满是幸福的味道。

【玄幻系列】

我向来不知道,原来没有了她的日子是那么的无聊……即使是这个让我肆意的世界也不再有引起我兴趣的事物。

所以,我宁愿对着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絮絮叨叨么?……

小心的溜进寒冰窟,细细的描摩着她精致的五官,我感觉心里涨得满满的……

就这样陪你一辈子……也挺好的……

只是,为什么找不见你了?他把你藏起来了么?不……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小悦,等我

……

“哥哥?”女子淡淡疑惑的重复道。

“嗯。”红发男子摸了摸她的头应道。赤红的眼眸里是满满的宠溺……

【末世系列】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我想变为丧尸怪物的时候,才展现出了最真实的我吧!——我就是喜欢她。

即使他们都说那不是我的错,我依旧痛恨自己……

我不敢留在那个地方,那有她的一举一动……无论如何,只会徒增伤痛……所以我选择了离开………

只是——

我没想到,到处都是你的影子……所以,我又回来了,可是,小悦,你在哪儿?

……

沉睡的雕像苏醒过来时,周围是一片海水,闪耀着水晶般的色泽……

她左右看了看,似是有些疑惑……直到一声冷静自持,却依旧止不住颤抖的声音响起——“小悦……”

俊美冷漠的男子犹如刀削斧凿般深刻的面容那一瞬间绽放出了微微笑意,犹如冰雪消融……

【现实世界】

“哥。”楚悦下来吃饭时,就看到楚斐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她兴奋的叫道,顺便扑了上去。

“这个给你。”楚斐冷着一张脸,将楚悦按在椅子上坐好后,才将手中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给楚悦。

“哥哥特意买给我的?”

“嗯,看见了,就顺手买了。”楚斐淡淡的说道,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楚悦的手臂上,“就知道你这丫头会喜欢这种东西。”

楚悦拿着礼物的手一抖。她笑着道了句,“我不太饿,你们先吃,我先上楼去。”

她慢慢走上楼梯,然后极快的进入自己的房间,锁上门。缓缓的拆开包装。

——果然,一个巴掌大小的鸡蛋静静的躺在里面。

最重要的是,它还有个黑框眼镜的装饰。

楚悦试探的叫道:

“系统君?”

……

“鸡蛋君?”

……

楚悦戳了戳鸡蛋,道:“再不说话就煮鸡蛋汤喝喔!”

……

就在楚悦以为自己猜错了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响了起来。

“欢迎进入“情感纠纷事务所”,我将作为您现实世界与事务所之间联系的纽带。还有——本系统不是说过,是凤凰蛋不是鸡蛋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