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博yabo开户小说>> 盗妃天下:侧妃不承欢

第1章

作者:月出云

南越王朝地处江南,乃繁华之地,富饶之国。帝都绯城,更是繁华锦绣之都。

今日,绯城中,流光溢彩,户户张灯,只为迎接一个人。万人空巷,人人踮足也只为一睹一个人的风采。

那就是南越的六皇子——夜无烟。

夜无烟乃嘉祥帝第六子,其母妃出身卑下,原为嘉祥帝的宫女,颇有几分姿色,偶尔被临幸,怀有龙种。诞下夜无烟后,却并不受宠,很快郁郁而终。照常理,夜无烟应被皇后抚养,不过太后喜其伶俐可爱,便讨到身边作伴。

十八岁成人后,夜无烟便自动请命到西部边疆镇守。戎马四年,终于平了一直在西部作乱的乌氏国,今日,便是他凯旋而归之时。

六皇子夜无烟有今日,着实在人们意料之外。

四年前,当苍白孱弱的他,身着不合体的盔甲,率领两万兵马从京城离开时,人们都在猜测着,或许不日便会得到六皇子惨败身亡的消息。然而,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这样的消息始终没有传来。

不想今日,却传来他平了乌氏国的消息。

乌氏国兵马一向彪悍,六皇子能够大胜而归,不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波折。

此刻,在盈城最繁华的酒楼“临江楼”二楼,江瑟瑟坐在临窗的桌子上。

她着一袭素淡青衫,式样简洁雅致,宽宽的袖口绣了几朵花,似兰如玫,袍绣舒卷间,隐有淡香从袖底逸出,幽淡清冽,好似从那些花上散发出来一般。

鸦黑的发挽了一个别致的发髻,其余披散的发依旧长及腰间,飘渺如夜的黑。

一张白玉般精致细腻的脸庞,一双侬丽的大眼睛,流转间好似清澈的湖水倒影了日光,流光溢彩。不笑时看上去清丽娟秀,不算绝美,一笑时,颊上一对梨涡若隐若现,迷人得令人眩晕。

街上一阵喧闹,一对对军士从街上走过,虽处明丽日光之下,但眼神却依然如经霜带雪般冷冽。街上看热闹的人们忍不住心头发怵,这边关回来的兵士,经历过血战的洗礼,和京里的禁卫军就是不同。

那苍白孱弱的六皇子竟能训练出如此兵将,真令人刮目相看。

临江楼里一阵骚动,食客们都涌到窗前去观望六皇子的风采。

江瑟瑟的贴身丫鬟青梅兴奋地站起身来,双手紧紧抓住窗棱,探出了半个身子,向外望去。不一会,她便声音欢悦地道:“小姐,来了,来了,姑爷来了。小姐你快看啊!”

她回身摇晃着江瑟瑟的肩膀,她和小姐来到这临江楼饮茶,只为见姑爷一面,如今,姑爷就要来了,可是小姐却依旧无动于衷的样子。

江瑟瑟玉手握着茶盏,被青梅一摇晃,茶盏倾斜,茶水溢了出来,浸湿了她的手指。她从袖中掏出锦帕,轻轻擦拭着。

她的目光,却越过青梅的头顶,望向街边。

四年了,她几乎忘记了当初那苍白少年是怎生模样。其实对于这桩婚事,她本是不乐意的。直到他主动请缨去边关,她才对他有了一点钦佩之情,如今他凯旋而归,她还是很为他高兴地。

一对军士之后,便是一匹纯白色的战马,马上端坐着一个身着银色盔甲的年轻男子。

四月的日光很温柔,笼罩在他身上,反射出一道道迷人的光晕。

他就在那迷人的光晕里,缓缓撞入了江瑟瑟的视野。

虽然身着战袍,但他的身上,却流畅着斯文雅致的风采。

传说中斜飞入鬓的眉,好似水墨画一般流畅;一双丹凤眼,似冰泉般明澈,似寒星般璀璨,似幽潭般深幽。鼻子高挺,唇形堪称完美,此时微微勾起,带着一抹笑意,很淡,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乍一看,他是那样温文,浑然不似才从边疆归来,也不似身经百战。

但,江瑟瑟还是从他那一掠而过的眸光中,感受到了不易觉察的凌厉和犀利。

这个男人,就像一把剑,一把将刀刃隐藏在鞘中的剑,静水深流,潜而不露。倘若只看外表,你是无法揣测出来,他到底有多么致命的。

“小姐,六皇子竟然变得这般……这般……”青梅梦呓一般呢喃着,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六皇子。

而江瑟瑟的目光却忽然一滞,凝注在六皇子夜无烟身畔的那匹马上。

那是一匹枣红色小马,马上端坐着一个女子。

一个令人惊艳的绝色女子。

见到那个女子,江瑟瑟感觉自己的眼睛好似被蒙了一层什么,有些看不清楚。

那女子年龄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瑟瑟首先注意到得是那女子的睫毛,很长,还很翘,一眨一眨的,好似能将人的心挠动。那女子的脸庞很白很细腻,细腻的好似阳光都软化在她的肌肤上。

她的衣裙是杂色的,胭红色的上衣裹着她已开始发育的身子,花边繁琐的领口隐隐露出浅白色的抹胸。下身是俏丽的裤装,一条裤腿是藕荷色,一条裤腿是天蓝色。她的腰间还束着一条彩色条纹的腰带。衣服上,更是不知道挂了多少佩饰,映衬的衣裙愈发艳丽。

这么多颜色堆在一个人身上,照理说,会把一个人彻底淹没。但是,穿在这个女子身上,却偏偏衬出了她的美。她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就从那堆颜色里脱颖而出。

她微歪着头,一双妙目好似黑葡萄一般,左瞧右看,说不出的俏丽可爱。也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有趣的事,她忽然扑哧一笑。一排细碎的贝齿,在阳光下明晃晃的,润洁璀璨。

她扯了扯身畔马上的夜无烟。

夜无烟在马上俯下身子,从瑟瑟的角度看过去,看到了夜无烟带着温柔笑意的侧脸。

那女子不知说了什么,夜无烟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但还是那么温柔。

瑟瑟的心,在这一瞬,忽然好似被什么蛰了一下,十分不舒服。

是嫉妒,还是别的什么,她说不清楚。

她和夜无烟被皇上指婚也有八年之久了吧。可是,她和他之间,从未这般亲近过。他们甚少见面,纵然偶然相遇,也只是淡淡一瞥。既没有深深的情,也没有温柔的笑,有的只是如水般的淡定,或许还有那么点无奈,因为这亲事毕竟不是他们自愿的。

大约,夜无烟早忘记了他还有这么一个未婚夫人,或许记得,但是,可能早忘记了她的模样了吧。

四年了,他去了边关四年,四年的时间,足以令他爱上别的女子。

他身畔的女子,是那样耀眼,他们这样并驾齐驱走在街上,看上去那样般配,那样令人艳羡。

江瑟瑟转过脸,重新将视线凝注在面前的茶盏上。

翠绿的茶叶在水中温柔地舒展着,盘旋着。她端起茶盏,轻轻饮了一口,却不知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虽然娘亲一直和他说,以她识人的眼光,六皇子夜无烟绝对是一个女子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她江瑟瑟的良人。

虽然,她已经习惯了青梅称他为姑爷,但是,幸好她的心,并没有遗失。

“小姐,姑爷身畔的那个女子是谁?她怎么可以……可以和姑爷走在一起!”青梅指着那骑着枣红色小马的女子问道。

瑟瑟再次抬首,他们并驾齐驱的背影已经从窗前远去。耳边响起的,是那些兵士齐刷刷的脚步声。

瑟瑟抬眸道:“青梅,以后不准叫他姑爷。”

“小姐,青梅知道了。”青梅从小姐轻蹙的黛眉看出,小姐心情并不佳。

六皇子从边关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是谁,一会儿,她定要打听出来。

但是,这似乎不用青梅刻意去打听,待六皇子的队伍过去后,“临江楼”里便议论声起,当然,大多是关于六皇子的八卦。

“听说了吗,我听说啊,那个和六皇子一起进城的女子,是六皇子的心上人,据说曾经救过四皇子的命。好像是北鲁国羌氏族的公主。”邻桌一个灰衣人小声道。

“我听说,这次六皇子能够大败乌氏国,便多亏了北鲁国相助。”另一个蓝衣人悄声说道。

“我还听说,这次六皇子要将那女子封为正妃的!”灰衣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是吗,你的消息真是灵通啊。”蓝衣人有些不信。

“那是,我可是有名的包打听。”灰衣人翘了翘自己的拇指,沾沾自喜地说道。

“但是,六皇子不是还有一位皇上指婚的正妃吗,虽然没成亲,但是好歹也是皇上指婚得啊。六皇子不会违背皇上的旨意吧。”

“难说,你看,六皇子敢带那个公主进京,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就说明了他对那个女子,是爱之深啊。定是不怕违背皇上的旨意的……”灰衣人压低了声音。

“你们胡说什么,什么爱之深,不知道别瞎猜。”青梅听到了那两个人的议论,开口驳道。

瑟瑟抬起手,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

“青梅,我们走!”江瑟瑟一脸的波澜不惊,站起身来,翩然而去。仿佛方才那些谣言,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