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博yabo开户小说>> 校花爱上我

了226:弄疼了!

作者:醉酒鸡

226:弄疼了!

我心中虽然不爽王琳萱,但嘴上却说道,"我有什么资格恨你?但我想不通,你们怎么哎!"

王琳萱笑了笑,说,"在没遇见霜霜之前,我也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缘分,好他妈一个缘分!

我无奈地笑了一声,没说话,王琳萱就继续说,"你能不能帮我们保密,不要拿出去乱说?"妈的,你也知道怕啊?

我说,"嗯!"

王琳萱道了声谢之后,称自己还有事,然后便把电话挂了。

我心中还是很不舍,于是去兴龙中学逛了逛,总渴望些什么,直到五点半才离开,期间见到的全是陌生面孔。

回龙中的途中,王琳萱给我打来电话,再次请求到,让我别把她和潘霜霜的事给其他人说,我答应了。

夜里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地想着王琳萱和潘霜霜的事,越想越想不明白。如果这事是发生在其她人身上,我或许笑笑就过了,但它偏偏发生在了潘霜霜身上,这让我很难接受。

第二天,我悄悄把这事告诉了牛超。虽然我答应了王琳萱不会把这事再告诉其他人,但我心里憋着实在难受,没办法

牛超听后,觉得很不可思议,说,"这得要伤多少男同胞的心啊!"紧接着又补充道,,"她们还真是得要好好感谢你!"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啥意思?"

牛超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说,"要不是你,她俩估计还好不上,你说她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虽然是同情恋,但也是爱情。这样也好,你可以收心了。"顿了顿,继续说,"人家现在对男人没意思了,你就别再去恶心人家了。"

我恨了一眼牛超,说,"老子真不想说你了,你杂种一直对潘霜霜有意见,现在这样,你心里肯定很爽是不是?"

牛超说,"我日,老子不是对她有意见,只是我觉得你同时搞上两个女的不靠谱,我让你好好对一个,不要整天想着这边搞了搞那边,难道有错?宁静和潘霜霜两个女生,我个人觉得你和宁静稍微合适点,所以就给你一个建议,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没其它意思。你自己说,我以前有说过潘霜霜的坏话吗?"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牛超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好好对宁静吧,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双方家长都见过了。"说到这儿,牛超突然叹了叹气,继续说,"说真的,我真羡慕你和宁静,这可是才高中啊,你们就完全不用顾虑爸妈那一关,摆明了就是夫妻了,只是差那个本本而已,真爽!"

我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感觉宁静她爸妈始终对我有点那啥。"

牛超说,"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们是认可你的。好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也别再多想了,好好对宁静才是正道。"

虽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我依然没办法忘掉潘霜霜,时不时还会去兴龙中学看看,通过打听,我也知道了潘霜霜在那个班,只是我们没再有过正面的交流,每一次她看见我,都会刻意避开,而我也少了以往追下去的那份勇气,任由她在我眼前消失,心中阵阵失落。

我问过王琳萱,这种关系她能和潘霜霜维持多久,王琳萱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感情的事没人说得准,一切都得看缘分。

自黄君被王琳萱五妹带领的一拨人收拾后,将近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根据宁静和詹婷反应,黄君和另外两个女生闹得不可开交。

我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就这么过去了,但没想到的是,一个月之后,黄君又把目标锁定为宁静和詹婷,更离谱的是连另外两个女生也加入了黄君的阵营。

那天晚上10点半左右,我正和宁静有说有笑的通着电话,忽然,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是宁静的,紧接着又传来清晰的愤怒声,"郭小明是吧?"这声音有点熟悉,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我疑惑道,"嗯,你谁?"

对方很不友善,更愤怒了,骂道,"操你妈的,还记得老子不?阴老子,你他妈的。"我恍然大悟,这人正是一个月前欺负宁静的黄君。

我心一紧,急道,"你想干什么?宁静呢?"

黄君说,"想听那婊子的声音是不?成,那你听清楚了。"几秒之后,电话里便传来了宁静'啊啊啊'的惨叫声,几声之后,声音又没了。

我焦急道,"喂"

黄君的声音再次传来,"他妈的,玩阴招,老子还真没看出来啊。"

我说,"你啥意思?"

黄君冷笑一声,说,"哎呀,你他妈倒是能装。"

我强装镇定,说,"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黄君说,"不明白是吧,行,那我让你明白明白。"紧接着,黄君的怒骂声又传了过来,"来,让这两个臭婊子和郭小明交流交流。"瞬间,宁静和詹婷的惨叫声便响了起来,同时还略带一些欢笑声。无论我怎么喊,听到的始终是惨叫声和欢笑声。赵双龙见状,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惨叫声持续了大概十多秒才消失,接着传来的便是黄君得意的声音,"现在明白了不?"

我紧握着拳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宁静和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这样对她?"我越说越是气愤,恨不得将黄君碎尸万段。

黄君说,"我这样对这两个婊子怨谁?还不是你个畜生造成的,阴老子,你以为你的阴谋就能得成了?妈的。"

我暗想,难道让王琳萱五妹去闹事的事被黄君发现了?但这不可能。

我很想大声吼过去,但又怕这个狗日的黄君对宁静施暴,于是轻言细语地说,"大姐,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真的。"

黄君骂道,"操你妈,还装是吧?"

我迅速说道,"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你要有什么看我不顺眼的,冲我来。"

黄君冷笑一声,说,"你要在我面前,我当然会冲你来,可问题是你没在啊,所以就只能这两个婊子来承受了。"顿了顿,继续说,"你他妈的老实说,上次的事,是不是你找人干的?"

我故作无知,说,"什么什么事啊?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黄君说,"还不承认是吧?那这两个婊子"

我迅速打断黄君的话,"大姐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让我怎么承认?承认什么?"

黄君冷哼一声,说,"好,无所谓了,无所谓了,那你就给我听好了!"话音刚落,宁静和詹婷的惨叫声又响起了。

我不停地吼道,"喂喂喂"

黄君笑呵呵地大声吼道,"爽!"宁静和詹婷的惨叫声仍在继续。

我实在受不了了,怒吼道,"你这个狗日的小日本,有什么事冲老子来,别像个疯狗一样乱咬人。"

赵双龙凑了过来,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挥了挥手,咬牙切齿地说,"没没事!"

黄君怒骂道,"操你妈的,你他妈还敢骂老子?妈的。"紧接着又骂道,"妈的,贱婊子,老子打死你两个贱婊子。"话音刚落,我便听见扇耳光的声音,宁静和詹婷的惨叫声更是厉害了。

我一只手握着床腿,紧紧地握着,心里疼得想哭

我真想求黄君别打了,但又咽不下那口气,只是不停地吼道,"停手停手"

黄君得意地说,"嚣张,你他妈继续嚣张啊,有种你来帮这两个婊子啊,妈的。"笑声、惨叫声混杂在一起,折磨着我的耳朵、我的心。

我完全不敢再吼了,深吸了一口气,轻言细语地说,"我求你了,别打了行不行?"

黄君大笑道,"心疼了?我告诉你,这两个婊子就是欠打,长了一副欠打的脸,我看她俩不顺眼得很,你说咋办?还有,上次是不是你阴的我?"

我咬了咬牙,说,"我阴你什么了?这段时间我从来都没和你见过面,我真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

黄君说,"老子不管,这事还没完。"说完,电话被挂掉了。

我赶紧给宁静寝室打去电话,打不通,我又打宁静手机,宁静没接,我又打詹婷手机,被挂掉了。

赵双龙又问道,"到底怎么了?"

我愤怒道,"那狗日的小日本,老子绝对不会放过她。"说罢,一拳打在了门上。

赵双龙惊道,"哎呀我草!"继续问,"到底怎么了?"

我无法平复自己的内心,狠狠地望着赵双龙,咬牙切齿地说,"我他妈想杀人。"说完,冲出了寝室。

赵双龙追了出来,急问,"干嘛去?"

我说,"去实验中学,你别跟着。"

赵双龙追问道,"去干嘛?"

我说,"你别跟着。"

赵双龙说,"你这样子,我不跟着不放心啊!"

我停下脚步,望着赵双龙,不好气地说,"我去找宁静,你跟着干嘛?"

赵双龙愣了愣,说,"这你这情绪"

这时,詹婷给我打来电话了,我赶紧接上,电话里立马传来詹婷的哭泣声,我急道,"你们你们没事吧?"

詹婷只是一味的哭,没回应。我心里疼得啊

我继续说,"那狗日的贱人走了没?"

詹婷这才吱了一声,"走了!"

我说,"我现在就来你们学校,等着!"

詹婷哭着说,"你给宁静说。"

宁静的声音随之传来,"喂!"略带抽泣。

一个喂字已经穿透了我的心,我低声道,"嗯!"如果不是赵双龙在场,我想我一定哭出来了。

宁静沉默着

我继续说,"我马上到你们学校来。"

宁静说,"这么晚了,别来了。"

我说,"我已经出来了。"说罢,朝赵双龙挥了挥手,示意他别跟着我。赵双龙也识趣,轻声说了句,"那你自己小心点。"说完便回寝室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