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博yabo开户小说>> 哪有动情是意外

第71章番外之五

作者:7号兔子

番外之五

“闪开,闪开!同学,借过!”

肖小佳一路狂奔,挎包有节奏的撞着大腿,身后传来辅导员的狂吼,“肖小佳!你给我站住!”

“哎呦妈呀!”小佳回头观察敌情,辅导员叔叔的脸色就像煮熟的猪肝!她更卖力的跑,在西校区的围墙前站定,前方无路,天要我亡!管他三七二十七,先红杏出墙!

肖小佳踩着墙角一些堆砌的石灰袋,两脚像驴蹄一样蹬啊蹬的,腰身一用力,好家伙!总算探出墙头,她骑在墙头,“我X,墙外竟然是个下坡,这么高!”

“肖小佳!扣光你的纪律分!”雄,性辅导员头顶烧了三把火!小佳同学内心很嗨,仿佛看到他的头发“嗖”的一声烧光光。

完了,被这古板老头捉住,铁定上报自家肖老大,喵了个眯的!多大的人了,最喜欢打小报告!肖小佳鄙视他的年龄,歧视他的言行!

肖老大晃着鸡毛掸子阴笑的样子,肖小佳一想起,顿时打了个尿颤!往墙下一看,什么时候出现的不明生物!黑漆漆的头顶对着自己,肖小佳忍不住想爆粗口!

“哥们,把你高贵的头挪开!”美女我要跳墙了!

未有动静!

“兄弟!大兄弟!我要跳了!”

“鸟窝”缓慢转过来,四十五度角仰望围墙,传说中的丹凤眼!肖小佳的第一念头,在无数艳,情小说里看到的描写,终于出现活体了!

陆炎看着挂墙头的女人,不由皱了皱眉,一个柴火妞!听到她的嚷嚷,心里更加不爽,“谁跟你大兄弟?你有‘兄弟’吗?”

肖小佳狠狠瞪了他一眼,扭头一看,妈呀!兵临墙下!她大叫一声“啊啊”,屁股一用力就从这么跳了下去!

“啊!!”更尖声的惨叫回荡在墙里墙外!陆炎闪着泪花,恨不得叫她一句:“大兄弟,您眼力不错!没有2.5也有2.0吧!”

肖小佳跃下,把他啃倒在地下,鼻子撞到他的胸,唔,好硬好疼……

陆炎咬着唇欲哭无泪,这臭丫头真会挑地方,那小下巴正好磕中自己胸部的那一点,疼痛又敏感又集中,男人也有难言之隐!

“你是猪脑子吗!”陆大公子被娇养惯了,就没见过这么扭曲的女人,他没好气的狂叫:“起来,你这只猪离我远点儿!”

“唔……”肖小佳摸着泛红的鼻头,眼里也湿湿润润,俏生生的模样倒也可爱,她手在他胸前挤啊挤,摸啊摸,找个支撑点费力从他身上爬起来,嘟着嘴说:“这么凶”

心里又补充一句,猪脑子怎么了,吃火锅还要五块钱一份呢。

陆炎铁青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哦不,是女孩。

那不屑厌恶的小眼神哟,让肖小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追杀了他全家。

他动了动嘴角,最后还是闭嘴,得!少惹为妙!陆炎转头就走,晨间跑步什么的今后还是在自家健身室里进行吧。

肖小佳朝着他的背做了个鬼脸,竖起中指强烈鄙视,揉了揉膝盖,低着头也跟在陆炎身后,和清清约好的地方,只能往这个方向。

肖小佳脑海里还在构思应付肖老大的对策,这次玩大了,肖老大手握鸡毛掸的模样,绝对不输那些左青龙右白虎凶猛形象的古惑仔。

哀伤之际,脚下一绊,“哎呦”肖小佳一个踉跄,直直往前面摔去。

手上绵软的触感,潜意识的抓住,控制不住倒地的趋势。

陆炎一句:“我艹”!他的裤子!他特意为晨间慢跑准备的帅气无敌的裤子!被肖小佳一把抓住,褪到膝盖。

深灰平底裤,坚实的腿肌,还有卷卷的小毛儿。

肖小佳同学,你有没有长针眼,你有没有流鼻血。

“老娘X”刚从青春期进化出来的肖小佳,女孩的娇羞还是有的,她捂着眼,“呸”了两声,从额头到深V领口的肌肤,爆红一片。

陆炎喘着粗气,黑着脸提起裤子,他揪住肖小佳的马尾辫,咬牙切齿的说:“你!有!完!没!完!”

女孩的头皮很敏感,肖小佳疼的眼泪都要掉了,手不停挥向身后的男人,“放手,放手!瞎了我的狗眼,谁没有屁股,我犯得着针对你么,你的屁股是长了四瓣还是长了尾巴啊!”

“……你,你”陆炎被这番话气的不轻,指着她,啧啧,那表情还真是令人发指。

肖小佳本来还有点愧疚之心,此刻荡然无存,“你有病啊,跑步跑到这里来,我跳我的墙,你顶着个鸡窝出现在本小姐视线干嘛,安的什么心!”

陆炎嘴角抽搐,手指不停颤抖,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鸡窝?他半个月打理一次,要发质有发质,要造型有造型,这臭丫头审美观不太人性化啊。

肖小佳冷哼了声,马尾一甩,眼睛一横,经过他身边时狠狠撞了他一下,竖起中指,不明生物,再见!再也不见!

自此之后,宋氏全体员工都知道陆大经理心情……不爽啊。

“我说你成天玩冷酷,这不是宋哥的风格么?”梁叙正色道:“二十有七的人,怎么着也还没到更年期啊”

“滚远点”陆炎一拳捶向他,太不淡定了,被个臭丫头弄的神经兮兮的,梦里都在和她骂架。陆炎同志很想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描绘满心的忧伤。

再一次见到这个臭丫头,充分证明了人生就是一集接一集的狗血连续剧。

几哥们凑在一块打着牌,他们所在的包厢是透明的,包厢外的场景清晰可见,梁叙叼着烟,数着手里的牌,“诶,慢着!四炸”他呵呵笑,“陆哥对不住了啊”

“收着点,四个A”宋子休挽起衣袖把牌弹出,嘴角难得有笑容,梁叙“嗷”的惨叫,螳螂捕蝉宋哥在后啊!

陆炎扯开衣领间的扣子,露出深咖衬衫里的皮肤,隐隐可见硬实的线条。他转了转头缓解脖子的僵硬,目光不经意的瞟向外面。

慢着!

右下角的那桌,一堆年轻男女嬉笑打闹,还有那捞起袖子高举酒瓶的女人,不正是……扒下他陆大公子裤子的臭丫头吗!

陆炎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太给力了!这就是所谓的斗志啊!

“我去洗手间!”他把牌一放,喜滋滋的跑了出去,他也不明白心里那股野火怎么一下子高涨了,臭丫头,今天逮着还不磕死你!

陆公子脸上幼稚的表情,颇有磨刀霍霍向猪羊的风范!

肖小佳性格不错,动如脱兔,扛着个酒瓶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当陆炎那张标准艳,情男主角的脸凑到她面前时,小佳同学脑子一下不好使,噢,不,是从来就没好使过。

她冲他“呵呵”笑,搭讪啊,女人一个响亮的酒嗝,酒气喷洒在陆炎的脸上,让他精神为之一震,“柴火妞,还记得在墙角被你扒下的那条运动裤吗”

肖小佳寻思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像一啥电视剧的台词,还没整明白,就被男人拽着走上楼,引得身后一片惊呼。

别怪没人出手相救,是肖小佳那副模样,实在是看不出半点不情愿,以及,模样好看的男人,是用来赏心悦目,而不是用来拔刀相助的。

“砰!”门被大力推开,屋里的人都抬头。

陆炎扯着神智有点不清的肖小佳兴致勃勃的往沙发走,小佳猛然睁开眼睛,定在原地不肯随波逐流。陆炎以为她记起什么了,他热血沸腾,准备和她开骂。

哪知道,这个女人“嘿嘿”笑,一把揽住陆炎的肩,忒亲切的叫唤:“哟!这不是我那大兄弟吗!怎的,今天的裤子系了安全带了?”

众人一愣,陆炎也傻眼,望着梁叙不解的眼神,肖小佳同学此刻特别的冰雪聪明,解释道:“别对我好奇,我就扒过一次他的裤子”

说完她就往外走,陆炎张着嘴半天动惮不得,汗毛都在颤抖。

“噢对了”小佳突然回头,晕晕乎乎的说:“是深灰色的,屁股还蛮翘的”

她把门关上,顿时听到里面传来爆笑声,肖小佳暗自嘀咕:“这厮阴魂不散,素质不高啊”

跟姑凉们继续喝酒啦,聊天啦,吹牛皮啦,女孩子那么点小小虚荣心无限膨胀啦,肖小佳红光满面的,要是清清在这里,肯定更嗨。

肖小佳是被陆炎提着出去的。

要知道陆公子是个多荣辱不惊的角色啊,难得跟人杠上,当然要做到极致,梁叙在心里默默为肖姑娘祈祷,但愿你的腰身经得起风中摇曳。

陆炎兴匆匆的把肖小佳丢上车,“臭丫头!待会让你就哭着求我!”

肖小佳嘟着嘴,眼神是相当的不好使啊。

结果,车子开了半程,肖姑娘“哇”的一声就吐了,陆炎一个急刹车要抓狂,小佳晕着头看他,“不好意思哈,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又吐了,陆炎抽搐着嘴角,看着自己胸前那一片混沌的汁液,牙齿都在打颤。

肖小佳“嘿嘿”笑,再张嘴,就喷你嘴里了。

陆炎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拳头砸在方向盘上一下又一下,相当的内牛。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踩油门,好家伙,车子不动。

这次轮到肖小佳发飙了,她顿时清醒,“夜不归宿是会死人的啊!”

陆炎本来还是一脸晦气,此刻看到她焦躁的模样,心里顿时爽了,他潇洒的把手枕在脑后,悠闲的靠在座背上,脸上那叫一个春水荡漾。

“市郊空气质量不错啊”

“这荒山野岭的有情调啊”

“臭丫头,你看天上的星星是不是特别闪啊……哈哈”

肖小佳急的都要哭了,“看星星,嫦娥是你妹啊”

陆炎笑的格外好看,他从容的脱下被吐坏的T恤,肖小佳脸红了,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人。

陆炎长臂一捞,从后座拿过前几天丢在车上忘了拿的新衬衫,喵了个咪的,这男人穿衣服的样子都那么有范,肖小佳还是很厚道的承认。

陆炎把手机扔了,肖小佳“呜”了一声,自己的电话也搁在狐朋狗友那了。陆炎暗爽,千金难买你着急的模样!他悠闲的吹着口哨,肖小佳拽着衣角表情扭曲的不像话。

陆公子哼着曲儿笑容明媚,肖小佳嘴一瘪,眼泪真的掉下来了,旁边的男人傻眼了。

“臭丫头你哭什么哭!”他吼。

“臭丫头你别哭了!”他急。

“姓肖的,够了啊”他抖。

“诶……小姑娘,你别哭了,你看这车坏了,我也没法子不是”

他叹气,面对哭啼的女孩,心里乱乱的,看那张小脸,都皱了。

肖小佳是在陆炎怀里睡着的,跑车敞篷,头顶渐渐被星光笼罩,夜空没有边界,却能一眼认出北斗七星。

夜深有些凉,陆炎按了纽,车顶渐渐合上,他低垂的眼里,一游而过的柔软。

……

他醒来的时候怀里空荡荡的,摇下车窗,公交车屁颠颠的驶过。

陆炎欲哭无泪,他的鞋子不在脚上了,更要命的是,他的袜子,被那个臭丫头剪了了五个洞,脚指头无比雀跃的探出头。

陆公子很凌乱,五个脚指头上,画了五个表情,笑哭皱眉撅嘴……

陆炎从没有这么嫉恨过一个女人。

于是,陆大公子无比忧愁,昨晚手贱的把手机丢了出去,车子坏在这破地方。

176路公交车上,身高不下180的俊朗小白脸夺人眼目。

当然,这些目光全部聚集在他风骚的脚丫子上,唔……这年头,帅哥都这么特别吗。

肖小佳乐死了,“让你记仇,让你丢手机,让你欺负人,就跟着你的脚指头去哭吧!”

她从包里拿出鞋,“哐当”一声稳稳丢进垃圾桶,神气的甩头就走。

陆炎在肖姑娘可能出现的一切地方十面埋伏,几次开会,精英们侃侃而谈,数据分析市场开拓,个个神情严肃。

每当这个时候,一直埋头于文件的陆经理,出其不意的蹦出一句“臭丫头!”神情飘渺,恨意绵绵。

梁叙说:“男版巫婆”

肖小佳很不幸的中过他的几次埋伏,但是也极有骨气的与之血拼到底。两人斗嘴斗的你死我活,陆炎恶毒的说她不到B杯,肖小佳冷哼,“你BQ没有七厘米”

陆炎:“……”

陆公子跟着肖姑娘去吃火锅,肖姑娘跟着陆公子去江边垂钓,他看着她惊喜的表情,揉着她的头发不屑道:“土老帽”

肖小佳操起地上的砖头追着他打,陆炎笑呵呵的满场地乱跑。梁叙很忧伤,“这智商原来也是有弹性的啊,一夕之间,不可同日而语”

“喂,我后天出公差半个月”他微喘着气,看着肖小佳的脸红彤彤的。

“关我什么事”

“……”陆炎低头想了想,“好像真没你什么事,当我没说”

肖小佳歪着头,对他吐了吐舌头。

在外地考察一个工程,官员,商场上的伙计成天请客应酬。陆炎应付自如,心里却在骂娘。晚上回到酒店也是暴躁,泡在浴池里也静不下心。

外地出差第七天,他烦躁死了,那个臭丫头也不发个短信问候一声。

而自己好像,还蛮期待的。

外地出差第十天,小姑娘依然没搭理这号人,陆炎泡澡,耸拉着脑袋,打个电话跟我吵吵架会掉块肉吗……

外地出差第十二天,陆公子出离愤怒,王八之气顿闪!肖小佳,爷就跟你杠上了,先把你绑了,咱俩来日方长。

他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水花泼的哗哗响,心情骤然变好。

……

周日九点,肖小佳还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电话一阵尖声尖叫把她吓醒---陆炎来电。

“机场,一小时后到,有礼物”

喵了个咪的,言简意赅字字珠玑,最后那三个字深深抓住小佳的心。

肖小佳一脸无奈,“大公子,小的马上滚来给您老请安”

此时,陆炎捧着一大束玫瑰在机场风骚至极。

先把你绑了,再把你吃了,嗯!肖姑娘,快滚来给本公子请安。

太阳公公戴着墨镜,一副看好戏的囧样,等待这场剧情的粉墨登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